香光尼僧團--紫竹林精舍
尋找下一個未來佛-----不要懷疑,就是你! 未來佛我們永遠等著你來; 地址:高雄市鳳山區漢慶街60號; 電話:(07)7133891-3(三線); 初級班報名大約為每年五月

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達賴喇嘛尊者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資料來源:達賴喇嘛辦公室


 



持金剛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釋迦比丘丹增嘉措致:境內外西藏人民,信奉藏傳佛教之僧俗民眾,與西藏和藏人有關的所有世間眾生。


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輩君臣,以及賢者和成就者們,創立和發揚了以“三乘”“四續”為主的教、證佛法和淵博文化,使西藏成為亞洲乃至世界佛教及其文化的源泉。為藏、蒙、漢等無數眾生的暫時和長遠的利益作出了偉大的貢獻。在護持、弘揚佛法的歷史進程中,形成了西藏特有的“轉世認證”文化傳統,這對佛教的發展及眾生的利樂,尤其對僧團的鞏固,起到了非常有益的作用。


十五世紀,一切遍知根登嘉措,被認證為根敦珠巴的轉世化身,並建立了噶丹頗章喇章(喇章:大喇嘛的私人居室-譯者)。從此,形成了歷代達賴喇嘛的轉世認證制度。第三世索朗嘉措獲得“達賴喇嘛”的尊號;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建立噶丹頗章政府,成為西藏政教領袖等。迄今六百多年,透過轉世認證的方式,準確無誤地找到了歷輩達賴喇嘛的轉世化身。


為了順應當今世界民主發展的趨勢,本人自願地、欣慰地終止了從噶丹頗章政權建立(西元1642年)至今三百六十九年,由歷代達賴喇嘛擔任西藏政教領袖的政治制度。事實上,我已在1969年公開聲明,將來達賴喇嘛的轉世延續與否,應有廣大信眾決定。然而,當信眾表達尋找達賴喇嘛轉世的強烈願望時,如缺乏明確的指導方針,政治勢力或既得利益者,會濫用轉世制度謀取個人的政治利益,這種危險始終存在。因此,為了避免出現對後世達賴喇嘛的猜疑和歪曲,在本人身心健康之際,有必要做出清晰、明瞭的說明。


以下簡要闡述轉世認證的理論和基本概念,以便更清楚理解我的主張。


前後世
承認轉世認證制度之前,必須得承認前後世的存在。印度的古老宗教與哲學思想中,除了順世派外,都一致主張“無有間斷的前後今生”:有情眾生皆由前世投生今世;今世身軀壞滅後,再次投生後世。現今雖有某些推理者以“沒有看到(前後世)”為由,宣稱沒有“前後世”,但秉持正直態度的科學家們卻不會以“沒有看到”的理由,去決定“沒有”。


雖然很多宗教或教義都一致主張前後世的存在,但對於如何定義投生者、如何投生,以及如何連結前後世等的內容上,卻有著不同的詮釋。其中,也有“主張後世,否定前世”的宗教信仰。


以佛教的整體思想而言,“前世”是沒有開端、開始的;當煩惱被斷除、遠離輪迴的束縛時,由煩惱所帶來的後世將會停止,但意識的續流仍會持續下去。這種教義是被大多數的佛教思想家所認同的。若不認同前後世,將會與佛法教義產生矛盾,如:佛家“根、道、果”之學說,皆由內心有否調伏而成,以及所有情器世間則將無因無緣所生等。此故,凡是佛教徒,必須得承認前後世的存在。


對於回憶前世的人們而言,“前後今生”的道理不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實(又稱“隱蔽分”),但對普遍凡夫而言,卻屬隱蔽分,且須透過許多的理由去証實,因為在死有、中有、生有的過程中,通常都會忘失過去的宿命。佛教經論提出了眾多相關前後世的理由,概義可括分為:前同類、前近取、前串習、以及前感受等理由。重點在於,唯明唯知的心只能由與己性質類別相同的近取因(或主因)而有,具有形色的物體不可能成為心的近取因,這點是顯而易見的。無論透過邏輯的思考,或是物理的實驗,都無法証實“唯明唯知的心可由異類的前因,或是無因而成”、以及“細微心識的續流可由某種違緣間斷”;至今沒有任何一人,無論是心理學家、物理學家、或是腦部專家等,可以證實上述所言。更何況無論過去或是現在,無論在西方或是東方,有很多憶念過去宿命,並無謬地指出與前世相關的人和事物等實例。若硬將這些實例扭曲為癲瘋之言,不只有違“科學精神”,更是對現實的否定。


西藏轉世認證之制度,正是“依據前世的憶念或經驗”而建立的一套驗證標準。


如何投生
今生的身軀壞滅後,由無能間斷的意識結生到後世身軀的現象可分為:“由煩惱力結生”和“由悲願力結生”兩種。初者:由無明力,於意識上,安置了善業與惡業的隨眠;在臨終時,由“愛、取”滋潤“有”,引發後世,趨善惡道,隨業投生,無有自主。又如水車輪轉,凡夫們無能自主地輾轉於生死之間。凡夫唯可藉由恆時修善,串習善心之力,於臨終時滋潤善業,投生善道。後者:已獲菩提道之聖者,雖不隨惑業所轉,然由緣取眾生之悲願,自力選擇來世時地、父母等,唯利他人,投生娑婆。


“朱古”詞義
在藏傳的轉世認證制度中,把轉世者稱為“朱古”(中譯:化身或轉世),應該是出自信徒們的一種尊稱。以般若乘的教義而言,所謂的“朱古”,就是佛陀的“三身”或“四身”的其中一者。一位本具煩惱的眾生,由入大乘,集福德與智慧資糧,後淨煩惱惑、除所知障、現證諸法之識,此乃“智慧法身”;彼識的法性則為“自性法身”。此二又稱圓滿究竟自利之身,或稱法身;這種“身”,唯獨成就佛位者能相互看見,他人不能。佛為能利益他人,為使他人能見其身,故有大地菩薩可見的“報身”,以及由此(報身)所化現,示人天相,凡夫可見之“化身”,此二稱為“他利色身”。


化身可分為:具相好莊嚴,示十二相的“勝應身”,如導師釋迦牟尼;為利益工巧技藝之眾生,所化現的“應化身”;為利益有情化現的人天相、水相、橋相、藥相、樹相等的“劣應身”三種。西藏的轉世被譽為“朱古”(化身),應屬於“劣應身”的範圍。


雖然佛陀肯定會化身為“朱古”救渡眾生,這不代表所有“朱古”皆為佛陀的化身。在西藏眾多“朱古”中,會有僅獲“有學聖道位”、“凡夫加行道”,或是“凡夫資糧道”者的“朱古”。嘉揚欽則旺波曰:前世身軀壞滅之後再次投生,稱“劣應身”;今世身軀未壞滅之前化現不同身相,稱“朱巴(化身)”。總之,根據上述的理由,以相似或相聯而稱為“朱古”。


轉世認證
佛陀在世的時候,早有針對某人指出是某某前世的轉世。尤其是細談業果、經由前世業,感得今世報等內容的《四毗奈耶》、《本生經》、《賢愚經》、《百業經》等無數經續都有記載。同樣的,佛陀涅槃後,從印度的大神通師或成就者的傳記裡,也可看到許多相關前世的記載,只不過沒有西藏轉世制度的“第幾世”之演算法而已。


西藏的轉世認證制度
西藏原始苯波教也主張前後世的理論。佛教傳入西藏之後,藏人普遍相信前後世的存在,也形成對聖者前世不同化身中利益眾生的功德,進行祈願和隨喜的傳統,並出現很多傳頌觀世音菩薩本生故事的經典。如:古代西藏典籍《嘛尼全集》和《五部箴言》,以及阿底夏尊者蒞臨西藏時(十一世紀)的著作:《珠寶之鏈》和《噶當弟子問道錄》等。然而,當今廣泛的轉世認證傳統,開始於十三世紀初。當時,噶瑪拔喜的弟子們,根據預言認證噶瑪拔喜為噶瑪‧都松欽巴的轉世,至今八百多年,共認證了十七世噶瑪巴轉世;同樣的,十五世紀中,認證貢噶桑姆為堪卓‧卻吉卓瑪的轉世,迄今已認證十幾輩桑頂‧多吉帕姆的轉世。所以,在西藏轉世認證的傳統中,不分僧侶和咒師,男眾或女眾,藏傳佛教各宗派已經接納和延續了這個傳統。當今,在藏傳佛教薩迦、格魯、噶舉、寧瑪、覺囊、珀東等宗派,以及苯波教中,有很多轉世喇嘛肩負著護持教法的重任。


宗喀巴大師的弟子,一切遍知根敦珠巴,在創建札什倫布寺,培養眾多弟子之後,于1474年圓寂,享年84歲。當初沒有人尋找他的轉世,但出生於1476年的日喀則達納小孩-桑吉曲陪,能清晰、準確地回憶他過去的諸多生活,因為他的神奇表現,人們不得不承認他是根敦珠巴尊者的轉世。從此開始,由噶丹頗章喇章和噶丹頗章政府,共同尋訪、認證歷代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延續至今。


轉世認證方法
轉世認證的傳統建立以後,尋訪、認證的方法和途徑也逐步完善和健全。其中最重要的是:前世臨終前的遺囑、指示或特殊跡象;轉世靈童準確無誤地講出前世的生活點滴,能辨認前世的遺物及侍從等。除此之外,還有祈請聖者占卜;祈求世俗護法的神諭;觀察拉姆拉措湖和其他護法之魂湖等很多方法和途徑。當出現一個以上的靈童候選人,難以斷定之時,也有在佛象聖物前,舉行“食團問卜”(或稱“麵團球占卜”-譯者)決定的慣例。


未終朱古
通常所謂的“轉世”意味著“結束了前世,轉生到今世”,因此凡夫們沒有能力作到“未臨終前的朱古”。然而,大地菩薩可於同時間內化現出千百身相,“未終朱古”對大地菩薩而言,是絕對可以辦到的。


在西藏轉世認證制度中,有各種轉世的認證。如:同續轉世、業願轉世、受教或加持轉世等。轉世的用意為:能繼續或完成上世尚未圓滿的傳教利眾事業。有時為能代替同續轉世,未證聖道的上師可採取與自己業願相應的某人作為自己的“朱古”,或受教弟子及他人作為自己的“朱古”。因此,未獲聖道的上師們仍有可能具有“異續的未終朱古”。


另外,由同一位前世的身、語、意,在同一時間內轉世為多位“朱古“,這種現象也是不可否認的。在近代內,較為著名的“未終朱古”如:敦都‧久札耶喜多傑、究給‧赤千阿旺千繞等眾多上師。


金瓶掣簽
隨著濁世衰微時代的來臨,被認證的“轉世”也越來越多。不少“轉世”的尋找和認證,是因政治需要,採取了不當和欺騙的手段,给西藏教、政事業造成了嚴重損害。


西元1791至1793年之間,廓爾喀(尼泊爾)軍隊入侵西藏,當時,西藏政府請求滿清政府派兵支援;驅逐廓爾喀軍隊之後,滿清官兵以完善西藏行政為藉口,制定所謂的《二十九條章程》,要求以“金瓶掣簽”認定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和其他呼圖克圖的轉世。八世達賴喇嘛江白嘉措還特別著述金瓶掣簽的修法儀軌。然而,透過金瓶掣簽認證的只有幾位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以及部分其他喇嘛。即使頒佈這樣的規則,第九世、十三世,以及十四世達賴喇嘛均未通過金瓶掣簽;十世達賴喇嘛的認定,也未經過金瓶掣簽,但為了照顧滿清政府的面子,對外宣佈以金瓶掣簽認證的消息。


實際上,使用金瓶掣簽認證的只有十一世和十二世達賴喇嘛,其中,十二世達賴喇嘛在金瓶掣簽之前,已經認定確立。所以,真正經過金瓶掣簽認證的達賴喇嘛,其實只有一位。同樣,在班禪喇嘛的傳世系統中,只有第八世和九世班禪經過金瓶掣簽的程序。


金瓶掣簽的規則,只是滿清勢力的強橫表現,而非藏人信賴的宗教儀軌。然而,如能公正實施,也可視作類似于傳統的“食團問卜”方法。


西元1880年,認證十三世達賴喇嘛時,西藏與滿清之間的“供施關係”(藏語稱“榷蘊關係”,是上師與施主的關係-譯者)尚未斷裂,滿清政府在西藏還有一定的影響。然而,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認證,是根據第八世班禪喇嘛的預言和乃穹、桑耶護法的神諭,以及觀察拉姆拉措湖的徵兆等確認的,因此沒有經過金瓶掣簽的程序。十三世達賴喇嘛在水猴年遺囑(西元1933年)中明言:“本人沒有經過金瓶掣簽,而依據預言、占卜等相同的結果,確立為達賴喇嘛的轉世,並舉行坐床典禮”。


當我在1939年認證為十四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時,西藏與中國之間的“供施關係”已經斷裂,因此,沒有必要經過“金瓶掣簽”的程序。


眾所周知,我是由西藏攝政和民眾大會,按照聖者、護法的預言,以及拉姆拉措湖的兆象等尋訪、認證的,當時沒有中方的任何干涉。儘管如此,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官員,在媒體散播謠言,謊稱“免予”達賴喇嘛金瓶掣簽的程序,並派遣吳忠信主持我的坐床大典等。此一謊言,被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副委員長阿沛‧阿旺晉美揭穿。他在1989年7月31日召開的西藏自治區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講話指出:“國民黨這樣撒謊,我們共產黨為什麼也要跟著說假話呢?”


一廂情願的圖謀
在過去,一些富裕喇嘛的管家和侍從,以貪婪和非宗教的手段“認證”不少“轉世”,對宗教、寺院和社會形象造成了傷害。特別從滿清時代開始,中國當權者為了干涉蒙藏事務,將宗教和喇嘛當作政治工具,實施了很多不當政策。


當今,集權專制下的中共領導人,一方面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另一方面卻干涉宗教,強制執行所謂的“愛國愛教”運動。尤其是中國當局發佈所謂“2007年9月1開始施行《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的第五號法令”,這是一種極其荒謬、可恥的行為。以毀滅西藏獨特文化風俗為目的,對轉世認證的傳統,強加種種不合理的做法,在全體藏人心中造成難以癒合的創傷。


為了欺瞞藏人和藏傳佛教信眾,以及國際社會,中共等待著我的圓寂,並預謀私自認定我的轉世(即十五時達賴喇嘛)。從近來頒佈的各種規章、公告等,種種跡象明確顯示這種圖謀的存在。為了佛法和眾生的暫時及長遠利益,防止破壞正法的企圖實現,是我不可推卸的職責。因此,作此聲明。


下一世達賴喇嘛的轉世
正如我前面所提,「再次轉世」皆由轉世者本人的力量,或最終的業、福報、以及發願等力量所形成。因此,轉世何處?怎樣轉世?如何認證等,是轉世者自己唯有的不共因緣,絕非由他人強制、壓迫,或是為所欲為的情況下產生。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暫且不說轉世觀念,就連「前後世的存在」都蓄意否定的政治領導們,以權力干涉轉世認證,尤其是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轉世,極為不妥。這種與自己政治理論背道而馳的虛偽惡行,實屬無慚無愧,世人皆會有目共睹。若發生上述所言,所有藏族同胞,以及國際藏傳佛教的信眾團體也堅決不會承認和接受。


當我到了一世達賴喇嘛根敦珠巴的年齡時,我會諮詢各宗派的大喇嘛,以及藏族民眾和相關信眾,檢討並決定是否延續達賴喇嘛的轉世。如果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必須保留,並且需要認證第十五世達賴喇嘛靈童的時候,尋找轉世之重任將由達賴喇嘛噶丹頗章基金會的董事會負責,由他們請示藏傳佛教各宗派領袖,以及與歷代達賴喇嘛如影隨形般的護法眾等,按照歷史傳統尋訪、認證。還有,我也會留下相關的明確指導文字。除此之外,任何政治權威,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領導人,因政治需要,選出所謂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時候,誰也不需認可和信仰其孩童。切記!


祈願吉祥!


藏王2138年,藏曆十七繞迥鐵兔年7月27日西元2011年9月24日於印度達蘭薩拉(原文為藏文,如有歧義,以藏文為準。)

andyhuang2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Karmapa 900 「與煩惱做朋友」阿闍梨丹巴嘉晨 開示

 
Teaching of Acharya Lama Tenpa Gyaltsan in the event of Karmapa 900th Hong Kong

有時當我們想到佛教的話,就會想到金色的佛像、穿紅色的袈裟的僧 侶、香燃點著的情況。其實這一切跟我們都沒關係。 我們可以問一下自己,什麼是佛教。

很多學者或者會認為,科學、心理學、哲學、信仰基礎為宗教, 即是佛法。很多人,有很多不同的想法。而我則不是以形式、 哲學或甚至宗教來形容佛教。對我來說,佛教就是佛教自己, 而並非其他的東西。

其實煩惱可以用於生活中,以訓練方式,修心等方法,引發慈悲的大 智慧。佛教是一種方法,一種道路以認識自己的心,用來修心。 心是非常重要,是一個對境,用它來做修持。問題是,心在那裡? 如果你想找到你的心,先找到你的身體。你的身體就是你心的家。

心在佛法當中是巨大的角色。首先用思維去體會,直接感受的心, 這種感知是最不會隱藏的。第二種是「概念」,它是不會隱藏, 但比較複雜。第三是情緒,情緒是複雜,也比較隱藏,不易感受。 第四就是大地基礎的心。

平常最活躍、最影響我們的是「情緒的心」,它令我們這一刻很快樂 ,下一秒可能已經很痛苦。我們要對它有認識,並以「正念」 的訓練去轉化它。為什麼要轉化它呢?因為我們人生所有的目標都是 為了「快樂」。我們做的所有事情都希望得到快樂。例如希望成功、 富有、健康、有良好人際關係,都只是為了快樂。

我們以為要得到一切外在的東西,剛剛提及的,才會快樂。然而事實 是,我們應該先得到快樂,快樂先來臨,隨之而來的是, 我們便會擁有其他的東西,而且不需要再刻意尋找。

佛教認為所有的事物都依據因果,那快樂的因是什麼呢?我自己有三 個根本快樂的因。對我來說,心。+ 生活條件+ 自由的選擇權 = 快樂。

三種因素當中,50%影響的是心,40%是選擇權,而10% 是生活條件。如果一直停留在世俗的心,很容易回到舊問題上。 心是很狡猾的,而且會不斷製造機會找麻煩。

如果你遇到事情、一些狀況,你看到的是問題、是困難,而不是機會 ,你會比較不快樂;如果你身邊的充滿投訴,覺得身邊事物、 人都有問題,即使你擁有一切,你還是會很不快樂。

如果你是一個修心的修行者,一個快樂的人。即使遇到問題, 痛苦的感覺是短暫的。例如離婚、親愛的人死亡、生離死別等的痛苦 ,你都能轉化它,而且很快又會回復到你開心的心情。

什麼是情緒?梵文是煩惱,這是我們要對治的。我們以下以「煩惱」 來代替情緒這個字,它是不平穩、受干擾的情緒。情緒並非很抽象的 東西。沒有人喜歡很多情緒的負擔和包袱,或參予情緒困擾當中。 但誰也不可能避開情緒,所以我們要用智慧、慈悲來轉化它。 好像憤怒,它是有毀滅性、有破壞性, 並能摧毀我們的修持或心靈的健康。嗔恨的相反力量是什麼? 它的相反面,是更有力量的。根據佛法,有三種定義, 怎樣去處理情緒,和解釋情緒、煩惱是什麼的一回事。

(1)當情緒、煩惱生起之時,它是具破壞性的。能摧毀我們的修持 、健康及人際關係。

(2)煩惱亦有其正面的作用。我們能值著它去修持,那就是逆增上 緣。

(3)煩惱本身就是智慧。

因煩惱而製造了痛苦、惡業,又或者感到很困惑。如果你有這樣的經 驗,這証明了我們都是凡夫。又或者你因煩惱而改變了觀感, 把它當作你的老師,如果你能夠這樣想,你即是無名的菩薩。 又譬如,如果你了知這些煩惱就是你的本質,你即離成佛不遠。

根據過去很多不好的經驗,你便會認為煩惱是負面的,你自然會想築 一道牆去阻隔它。雖然處理煩惱是痛苦的,但我們要面對它, 因為它是很有力量的。如果想去逃避它,這只會做成更大的痛苦。

以下是轉化情緒、煩惱為「道用」的三種方法。

(1)念頭的空隙

(2)明了的觀照

(3)放下的智慧

以上三點不是理論,而是實際、可以實踐的方法。要做到第一點, 忍辱、正見和距離。舉例說,沒有人想生氣或被人看到生氣的樣子。 當你生氣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很衝動、很激動。 其實你在這情況下要安穩下來,不去做任何反應。

生氣時感到像要爆炸,這時候不可以讓身體和語言有任何反應。 假如你感到憤怒時,你會:第一個選擇是以行動反映你的憤怒。 第二個選擇是忍耐著你的情緒,躲起來,把憤怒壓抑著。

然而這兩個選擇都是不健康的。佛法的應對,是創造一個空間。 你要問自己,為何要馬上反應呢?而也不需要忽略它。只要你去感受 它,靜下來、停下來、坐著去感受這情緒,是非常有幫助的, 而且是很美妙的時刻。這樣做其實是需要很大勇氣的,這即是「 中道」。

要跟「我執」、「我」保持距離。譬如情緒是很強烈、很活生生的感 受。如果你再加上「我執」的情緒,你將感到更沉重。因此, 這一刻,你必須跟「我」和「我的」保持距離。

例如說你的手指不小心被割傷了。我們不要去想我受傷,或者我的手 指受傷,而是把自己和「受傷」分別開來。即是;我受傷、 我的手指受傷、有手指受傷,這是有分別的。我們應該以「 有手指受傷」了去看待這件事,這亦是修持「無我」的方法。

而且你需要有「正見」;無見就是正見。這時候你不需要宗教、 哲學、心理的看法去體驗你的情緒。你只需要單純地,去直接感受、 擁抱你的情緒。也不要用任何心理投射及文字等去感受這些情緒, 又或者去標籤它。

譬如傳統上很多人會有很多好與壞的分別。宗教的角度認為憤怒是罪 惡的。而跟隨心理學的角度,則認為生氣代表發洩和心理健康的。 然而佛教角度是;嗔恨就是嗔恨,我們不要標籤它,也不要執著它。

首先要去感受它,也不要壓抑,只是單純地去看著它,擁抱它。 第二,跟「我執」和「我」保持距離。第三即是保持正見, 不要加上任何方面的標籤。

(三)不要讓你的煩惱創造「故事」(更擴大)。其實說到「放下」 是跟金剛乘很有關係的。密乘的禪修並非單純只是修心,而是修「 三門」,我們的身、口、意。我們要放鬆自己的身體。

當我們感到煩惱的時候,都會有「壓力」在其中。當你一感到壓力時 ,先去感受究竟你身體那一部份緊張,例如是心輪,還是臍輪等。 當你能夠放鬆身體之後,你便回到原本的問題上;你的心在那裡呢? 答案很簡單,身體在那裡,心就在那裡。

只要有一絲的壓力,你的身體就會崩緊了。所以要釋放我們的心, 我們必須先放鬆身體。以金剛乘為例,有很多方法教導我們怎樣放鬆 我們的身體。

但是大家需要明白,用以上方法,以智慧處理煩惱,並不代表以後就 沒有煩惱。因為我們尚未成佛啊!而是令自己在情緒當中能看到你的 本性、證悟的智慧。

andyhuang2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